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扶苏不死,大秦不亡”,这是真的吗?

2019-01-25 14:59pk10开户送彩金编辑:admin人气: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十年横扫六国,结束了春秋战国长达549年的分裂割据时代,开创了封建社会大一统的新纪元。

此后,秦始皇北逐匈奴、南取百越、西服蛮夷、东游大海,秦朝武功赫赫、威震天下,史载“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自认为功盖三皇德超五帝的嬴政遂以始皇帝自居,梦想大秦千秋万代国祚延绵不绝,然而,公元前210年,在秦始皇第五次东巡驾崩沙丘后的次年,陈胜、吴广于大泽乡斩木为兵、揭竿而起,雄踞华夏九州的十四年的大秦帝国轰然倒塌。

秦朝怎么亡的?贾谊在《过秦论》中指出“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而太史公司马迁也以《史记·秦始皇本纪》给出了秦朝灭亡“秦始皇起罪恶,胡亥极”的说法,归纳起来也就是史学界公认亡于暴政。

那么我们来看看,秦王朝都实施了哪些暴政。从时间节点来看,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一统山东六国后立即着手征发徭役修筑长城,并在统一后的次年修直道、第三年南征百越、第七年北逐匈奴、第九年建阿房宫,同时,征发72万囚徒扩建陵寝,在短短九年时间内,秦帝国南北毁灭性的战争加持大兴土木工程动用劳力将近200万。

从秦始皇荡平六国到驾崩沙丘的11年内,大秦帝国就宛如一架脱缰失控的马车高速狂奔,帝国在这种神经时刻紧绷的道路上拼命暴走,而黔首更是以血肉泪汗竭尽死力的牲畜般痛苦力撑。

而到了秦二世即位后,只手遮天的赵高更是挥舞着手中的权力之鞭将法家思想中惨无人道的手段施展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大秦帝国终于在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积重下土崩瓦解。这也恰巧印证了司马迁笔下“秦始皇起罪恶,胡亥极”的观点。

客观来说,秦始皇不辞辛劳地催命工程虽然加剧了秦帝国走向毁灭的进度,但就当时的形势而言其实没有哪项浩大工程是多余的,只是秦帝国的步伐走的太急,还没完全学会走路就开始了裸奔狂跑,结果狠狠地摔了个360°的跟头以中风瘫痪宣布死亡。

那么,换个角度思考,假如扶苏不死,大秦会亡吗?我认为不会,至少大秦帝国不可能三世而亡。

为什么?要搞懂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先捋清扶苏是怎么死的。

在《史记》和《资治通鉴》等史料中记载,公子扶苏目睹秦始皇的暴戾恣睢劝谏乃言:“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很显然,扶苏倡导的治国理念是“弃法尊儒”,这与大秦帝国历来的法家治国方向背道而驰,而秦始皇又是法家的忠实拥蠹,储君与君主治国理念迥异势必引发秦始皇的震怒。

在这种情况下,扶苏得到“北监蒙恬於上郡”的惩罚,其实,以秦始皇的角度来看,他还是非常喜欢这位长子的。何以见得?《诗经》有云“山有扶苏,隰有荷华”,而“扶苏”恰好是古人对树木枝叶茂盛的形容,秦始皇给其取名扶苏自然寓意秦王朝在公子扶苏的带领下千秋万世国祚绵长,从给长子取名扶苏的用心良苦可窥秦始皇对长子扶苏的挚爱。

而命扶苏“北监蒙恬於上郡”明面是惩罚,实质上是秦始皇对扶苏的历练,从更深层次的含义来讲,秦始皇希望扶苏通过与北方长城军团的风雨同袍,以达到牢固掌握军权的政治目的。

因此,扶苏作为未来秦帝国的接班人乃是不二人选,只是秦始皇在第五次东巡的路途中犯了两个致命性失误:一个是没有提早立储。虽然在沙丘龙体抱恙时日无多,但秦始皇已经作出了让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主持丧事的决定,言下之意就是传位扶苏。

然而,临时决意续承大统的人选政治风险极高,倘若早日定夺储君之位也就没有矫诏的可能性。第二个就是东巡携带了赵高、胡亥、李斯。赵高是什么人?野心家!胡亥是什么人?浪荡公子!二人师徒之谊,外持唯“仓鼠论”的势利小人李斯,秦始皇驾崩于沙丘的辒凉车,小团伙密谋合计,始皇帝遗诏焉能执达?

而未知始皇帝已死的扶苏,在赵高的矫诏下临终前怆然发出“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的悲鸣遂拔剑自刎,大秦帝国葬送了最后的希望。

倘若沙丘之变未遂,扶苏不死顺利登基为帝,大秦必然不会灭亡,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时间充裕可逆性强

秦始皇是公元前210年夏季驾崩于沙丘的,陈胜吴广起义爆发于公元前209年秋,也就是在漫天的燎原星火迸发于秦帝国每寸土地前,留给大秦帝国足足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扭转态势。

在这一年内,国内的矛盾有:六国贵族对秦的亡国之恨,底层黔首被榨干血的怨秦之心,百越酋长对秦的统治之仇,儒家士人对秦的虎狼之愤。就这四大矛盾中,起最主要矛盾的当属底层百姓“天下苦秦久矣”的局面,其它矛盾可以暂且搁置容后化解,唯独暴秦苛法猛于虎,时刻成为引发农民造反的火药桶。

300多天的时间算不得很久,但对于首先化解秦朝苛法却绰绰有余,六国、百越、儒家显然绝非朝夕能化解的深层次矛盾,而底层民众对秦王朝谁当皇帝自然事不关己,只要日子过得下去,没有人会提着脑袋去造反。

这就给扶苏留出了容易解决且不复杂的选项,只要他一声令下,停止征发徭役,全面废除大秦苛法,大赦天下、释放囚徒,暂缓所有土木工程,苛政猛如虎的局面消解了,底层民众的日子轻松了,谁还会冒着诛九族杀头的危险拉虎皮扯大旗地造反?

因此,从时间跨度而言,365个日日夜夜,伴随着减负政令的颁发,脚底长疮的大秦巨人,只要停下继续暴走癫疯的脚步,自然不会立即跌倒。

扶苏刚柔相济体察民情

扶苏是个什么样的人?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中说的就很清楚:“扶苏为人仁,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归纳起来就是刚柔相济、重义守信。

秦帝国历经七世法家思想的百炼成钢,整部国家机器已然变成了无坚不摧、严丝合缝的战争利器,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扶苏,骨子里自然流淌着秦人奋勇铁血的狼性,但与秦始皇的暴虐无道、滥用民力不同,扶苏的身上还流淌着儒家忠义仁厚的谦谦君子气质和忧国思民的慷慨情怀。

法家是用来打天下的,而儒家则是拿来治天下的,法、儒杂糅、刚仁相济,才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独门法宝,而对于天下初定的秦帝国,以法家观点作为执政理念的秦始皇,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但用儒家精神准作指导思想的扶苏又明显与大秦统治阶层的法家思想格格不入。

当秦始皇挥霍无度滥用民力时,扶苏及时劝止,法家思想与儒家教义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忧国忧民的扶苏却被秦始皇迎头棒喝发配戍边,而扶苏这种集法、儒为一体的优秀帝王气质兼带洞察民情的敏锐观察力,恰好能挽救倾颓的帝国大厦,一旦扶苏登基势必火速叫停所有劳民伤财的土木工程和徭役赋税,扭转“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的局面,只要政令迅速下达,以秦帝国高速运转的国家机器,化解民众的怨恨势必立竿见影。

军权在握名将襄助

假如将情况设想的非常糟糕,退一万步说扶苏登基没来得及化解民众对秦朝的怨恨,大泽乡起义很快爆发,至少他手中掌握着30万的北方长城军团。

而忠心耿耿的名将蒙恬更是那个曾杀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的狠角色,以集团王牌精锐正规军攻打衣衫褴褛、斩木为兵的陈胜吴广匪徒,不消数月便能翦除所有地方造反势力。

倘若秦二世扶苏再辅以仁政的巨大攻势,废除秦朝的苛法暴政,从政治上便能斩断起义军的兵源,毕竟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没有人会抱着饭碗去造反,只有底层民众实在活不下去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别着脑袋去造反。

当政治和军事“两套组合拳”的双重出击下,面包加大棒的叠加效应必然会促使起义乱党的土崩瓦解,暴乱的社会群众基础都没有了,即便是怀有二心的人也难以成就覆灭大秦帝国的滔天巨浪。

综合各种因素来考量,假若扶苏不死,大秦必然不会灭亡,然而,历史就是这么诡异,当三个人物在沙丘的算尽机关时,大秦帝国也被拖入了无法挽救的万丈深渊,而伴随着扶苏的愚忠自刎,曾经威震四海的赫赫大秦帝国也变成了历史的黄沙随风而逝。

参考资料:《史记》、《资治通鉴》、《过秦论》

(来源:http://vjgzils.cn

  •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pk10开户送彩金所有。
  • 如涉及侵权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返回首页